全文检索:

 

爱好哪儿去了

15-08-26 15:04 

来源:

浏览(433

大众生活水平一路向前,而精彩度反见退。个人的日常爱好似乎越来越单调,听得最多的“我喜欢”,有追剧、健身、K歌、美食等,还有网游、泡吧、玩牌等,除此之外,好像很少了。
  记得从前的大人小孩有玩不尽的爱好,自做的沙袋、毽子,光是做的过程就充满了欢喜;弹子、陀螺,拿在手里就很开心。跳皮筋的话,老太太也要来凑热闹。搭积木、捏橡皮泥、讲故事,是大人和小孩的合作。骑牛、爬树,让人神往,在溪坑里玩水,每个细胞都能振奋起来。树下朗读、地上画字,管他像什么。到了夏夜里,还能去追萤火虫、听蛙叫,真正使内心得到释放。静坐、发呆也算爱好……
  我们的爱好都去哪儿了?
  一是竞赛。许多学校内的爱好活生生被从小学开始的一系列竞赛给葬送了,本来喜欢有兴趣的学科,也被“达标”弄得心烦。结果当然能说明问题,可形式上的胜利永远属于小部分人。“竞争推动进步”,并不适用于所有。别把孩子的心弄得像大人那样。
  二是为了体面。为了个体面的工作,要从小打基础,学习是门槛,课外还要上课。工作后,要有体面的看相,赚钱供房供车,弄得“负债”夫妻事事衰。普通工作者都早出晚归,不加班也要照顾家里,或对精力透支来个回补,哪还有时间来点小兴趣?
  国人对待业余爱好的胸襟比较狭窄,怕玩物丧志。其实玩物也能养志,有些爱好专门调养身心;玩物也能尚志,在纯粹的喜欢之外,有些爱好可以和事业联合起来,那是任何人都梦寐以求的。只是在一个读书只为读书,以及找体面多薪的工作,连品茶、练字都为了“混圈子”的时代,多少人有将玩水玩虫玩风筝玩出专业水平的勇气?
  实际上很多进步起源于大师对某一爱好的投入。奉化人黄岳渊先后做过清廷和民国的官员,后来厌倦了官场弃政归田,转而研究自己所钟爱的园艺,并建立了黄家花园,是当时名流的雅聚之所。黄老曾举办菊展十数次,屡获中外金银奖牌、杯,被推崇为园艺届的权威,其间也任过一些花会会长、常务理事的职务,也算是个官吧。他和儿子德邻合著的《花经》,更被奉为园艺的经典。
  爱好,只要自己做着喜欢,不妨碍自身和别人便好。有一夜,已经万籁俱寂,我见邻居大哥出门去。次日,随口问起他干什么去了,他说,去郊区走夜路了。一个人?有点吓人哦!走夜路干什么?那种感觉非常好。是吧,这就够了。 (江泽涵)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