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把自己放低

15-08-26 15:08 

来源:

浏览(533

■马  军   -->
 在许多人看来,房子不只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也是人生是否成功的一个标志。由于它的“极端重要性”,它所折射出来的东西也就丰富得很。
  春秋时期的子罕,官居宋国正卿,并以司城(司空)之职和贤能的声望主持国政,实际的宰相啊!真真正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高权重。即使不以黄金筑屋,但拥有一所富贵高端、气派堂皇的宰相府,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可令人想不到的是,他的府邸居然是一处任你如何如梳似篦地搜寻几遍,也很难将它认出的“贫民窟”。它既不比别家高,也不比别人好,且更为要命的是还被前边的街坊欺街占道,宛若一个窘迫地窝在墙角的受气包。西边的邻居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家的院子垫得老高,一到夏季,子罕的院子就成了他家的排水沟。面对这样一个颇为寒酸甚至有些窝囊的房子,一般人或许早受不了了,可子罕却熟视无睹,安之若素地一年又一年。
  对此,子罕有着自己的看法和态度。他说,前街坊固然有些霸道,但也确实不无道理。因为他家世代为鞋匠,因技术过硬,质量上乘,服务又好,深得众多客户信赖。倘若一旦因我坚持将街道调直,他就得搬家,那些买鞋的人恐怕就有不少人因找不到他而作罢,那岂不是砸了他的饭碗,断了他的生路吗?那些不能如愿买到鞋的人也会大发怨声的,因此我就将就将就吧。西邻地势高,水自然往低处流,我不让他排水,那水往哪儿去呢?所以,我就这样……
  这个说法确乎很有道理,但仔细一想,却又发现并不尽然。事情完全还有另外的思路和办法。前街坊不是有客户吗?这算得了什么呢?在这个地方贴个大大的足以吸引眼球的告示,同时,在他新居的门前挂个醒目的牌匾,只要不是白痴,应该不难找到鞋匠之家的。如果还怕不保险,可以由子罕亲赐墨宝,这样的大手笔肯定会轰动天下的,鞋匠到时感谢都来不及呢。另外,再给足拆迁费、安置费什么的,还怕不能两全其美地解决问题吗?至于流水问题,就更好办了,只要同样将院子垫高,就万事大吉了。哪怕不高于西邻,两家持平,总可以吧,这样还会“一江春水向东流”吗?
  这个连普通人都能想到的办法,政治家子罕绝不会想不到,应该说这就是“为”还是“不为”的问题了。清代名相张英的家人曾为邻居砌墙之事与其发生争执,地球人都知道,并不输理的张家果真较起真来,其结果是没有任何悬念的。然而,他却修书一封,让家人放低身段,给邻居让出三尺地方。非不能也,实不为也!因为甘蔗岂有两头甜,你如愿以偿了,对方就失意了,甚至还有可能向隅而泣,生仇生恨。一旦那样做了,赢在当下是没有问题的,问题是,赢在“事”上,成在“势”上,却输在了“情”上,失在了“心”上。
  古人云:“上善若水”,因为“水能善下而不争”,从而搭建起天地间最为广大的空间和舞台,世间万物,哪个离得开它的滋润和恩惠,又有哪个不对它的看似无为却蕴藏的无穷力量敬畏非常?些,向水那样,莫说左邻右舍离不开,就是天下众生都离不开,就不用说接地气了,因为它与地气已融为一体。
  把自己放低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