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我记忆里的传统年味——红红火火过大年

16-01-22 14:55 

来源:

浏览(397

   春节的脚步越来越临近,街上到处年货充足,一派喧闹景象。人到中年的我,似乎已找不出以往对过年的期盼,隐隐的,倒觉得有一些淡漠和忧虑,过年,意味着又老了一岁。忽然间特别怀念小时候过年的味道,那是从心眼里早就产生对过年的期盼、兴奋。小时候的过年,意味着有好东西吃,有新衣服穿,有压岁钱花,这几样对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出生的我来说,是绝对的诱惑,对过年是一种骨子里的喜欢和热爱。我家的年味在春节前一个多月就开始了,父亲是裁缝师傅,手艺高超,每到年底,家里挤满了来做新衣的顾客,三四个徒弟,加上我们一家子,全家齐上阵,忙着为顾客赶做新年衣服,连小不点的我也要帮着钉纽扣,锁纽扣洞,翘裤脚边等等,真是忙得热火朝天。忙里偷闲中,年味从母亲打扫卫生开始,母亲扎上头巾,先用鸡毛掸子掸檐尘,里里外外打扫干净后,还要把床上用品换洗干净,那时候没有洗衣机,全靠母亲一双手搓洗,望着母亲通红的双手,我总是心有不忍,就抢着洗碗、洗盘子,把橱柜里成叠的大小盘子都拿出来洗刷一遍。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去轧米粉做团子,青菜肉馅、细砂馅、萝卜丝馅,再配上绿苣头,洋红等,于是乎,白团子、绿团子上点上洋红,在雾气氤氲中,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拿着扇子扇团子,直到扇得团子闪闪发亮为止,其间迫不及待地品尝鲜露露热腾腾的团子,那是必然。多下来的米粉,母亲会做些绿白相间的长糕,一起蒸好,放在大年初一吃。大年三十,家里终于空闲,中午吃馄饨,晚上吃团圆酒年夜饭。母亲忙得不亦乐乎,当一桌好菜端上桌的时候,便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刻。但是好菜上桌,也不能放开肚子尽情吃,母亲叮嘱有些好菜要留着过年亲戚来吃的。大年三十的晚上,待哥哥放完大炮仗,我便入睡。几乎一夜无眠,兴奋地等待年初一的来临,哥哥早早起床放鞭炮后,烧好预示着团圆美好的团子、生活节节高的长糕还有红枣等早饭,叫我们起床吃早饭。我立马穿好隔夜准备好的新衣服,跑到父母床前大声说好话:“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父母立即回复:“好,你念书聪明啊!”然后母亲从枕头底下拿出压岁大红包给我,我拿着红包一蹦一跳地走了出来,那心情,甭提有多高兴了。吃好早饭,一家子就去城里姑妈家拜年吃午饭。下午,一家子打打小牌争上游,赢赢小钱,父母总会故意输点小钱给我们,我就算赢到一角二角小钱,心里都会乐开了花。年初二开始走亲戚,我们是大家庭,父母的兄弟姐妹都有五六个,一个年档跑东跑西,乡下城里,表姊妹们凑在一起十几人朝一家走去,热闹又欢庆,直到年初十左右才能跑完所有的亲戚家。我呢,还要赖在有表妹的阿姨家住几天才回来。差不多回来时已是元宵节,我们小时候的元宵节要做灯笼的,巧手父亲为我们扎了兔子灯,我拿去参加学校组织的元宵节游街活动,自豪和得意,全都写在脸上了!新年就在元宵节的灯会中结束了。童年的快乐时光在我的脑海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回忆起来,总是那么温馨甜蜜。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父母过年忙碌的身影,还有我们期盼过年的心情,那红红火火的年味,只能在记忆里寻找了。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