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我记忆中的那些传统年味——过年

16-01-25 10:04 

来源:

浏览(329

日出日落是永恒不变,春夏秋冬四季分明。每年都有过年,人人都过年。但我的记忆中:我小时候,过年和村上人家不同。父亲乘过年用特别的形式来调教我,村上人和奶奶都看不惯,指着父亲骂混蛋,我由此也变成了一个疯丫头。
我上学后,大年三十,吃过午饭,村上的小朋友都争着去生产队的浴室洗澡,我父亲却从家中拿去一只小篮子,里面放着一卷百响小鞭炮,手把手教我拆开,端到石皮场上,用火纸卷了一个火折,叫我用火折点燃小炮,看到导火索有火苗,就往场上扔。一开始有些害怕,慢慢感觉很好玩,奶奶在一边急,但父亲笑嘻嘻的。父亲说:“丫头,记住,艺高胆大,没有胆大,别想艺高。”
 当初大年三十晚饭后,每家都在场上画弓箭来辟邪,都是当家的男人画。据说,画完后,女人就不能在场上行走,父亲却在下午四时就教我画。先在场上同家门画一条平行线,再在前面画个半圆,象一个量角器,然后画东南、正南、西南、三支箭还有箭羽。並告诉我“邪不压正,正气整身。”
大年初一上午,大家都忙着拜年,父亲却把我背在背上,我手抓住他的衣领,他抓住我的二只脚,弯着腰在场上一个劲地跑,直到累了才停。还认真地说:“以父作马,望子成龙。”
母亲的拿手好菜——黄雀团(就是豆腐皮包猪肉馅的),在年初六之前是不允许小孩吃的,一直到年初六晚饭才能吃(因为没有亲戚来拜年了),每人一个,父亲说:三好学生吃二个,但要保证下学期还是三好学生,我这个给她吃,我好开心啊,连吃了三个,我至今还记得父亲说得话:“奖勤罚懒,古代有奖励耕战。”
长大后,我当了一名教师,懂得了父亲的苦心,悟出了一些做人的道理。现在,我家的过年也玩着花样和儿孙寻乐趣,长知识,过年的学问还真深呢!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