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六朝烟雨一袭梦

16-01-26 16:26 

来源:

浏览(366

烟雨河山六朝梦,英雄儿女一枰棋。联中说的六朝是指汉、唐之间曾在南京建都的六个割据南方的汉族政权“孙吴、东晋、宋、齐、梁、陈”,在三百多年的时间里偏安自守,但内部仍然为争权夺利纷扰不休,六朝在短短的三百多年时间里竟然有四十二个皇帝你上来我下去,不能不说轮换更替空前频繁了。其原因就是内部政治斗争过于激烈。

在六朝时期,北方割据势力相互的战争很多,而南方则相对稳定,社会经济发展比较迅速,人民生活比起北方人民时时生活在朝不保夕的战争恐惧之中要大为良好。而南朝偏安自保的态度以及过于激烈的内部纷争又使许多抱有统一梦想的人们理想无法得到实现,更须谨慎言行避免卷入政治斗争丧身,由此就在士族名流之中盛行魏晋“清谈”之风,回避政务,专以辩论哲学见解为快事。

清谈,源于东汉清议。亦称清言。士族名流相遇,不谈国事,不观民生,谁要谈及如何国家大事,就被讽为俗流。专谈老庄、周易,以见解新奇高妙,辞韵华美为时尚。以至于发展到后来严重脱离社会现实,成为以道家玄虚思想为主的虚妄空谈。而正由于清谈本身不介入政治,推崇高雅的性情、文化为主体,就成为上流社会偏安自保的主要手段。其时因清谈亦盛行围棋之道,便有“纹枰对坐,便成真隐;拈子在手,足当清谈”之说。

东晋谢安可谓清谈高手,辩论时能以洋洋万言而令四座钦服,又因临战做为不乱稳定人心而最终获得战事胜利,更为后世传为佳话。但更多的人沉湎于棋枰不自拔,因为过于追求清谈的境界脱离现实得于祸乱的也不少。孔融有两个儿子,在父亲因言语之失被曹操满门抄斩之时依然端坐棋枰,最终一起丧失无辜性命。而比起孔融这两个“安有巢覆而孵卵不破哉?”行止过于迂腐的小儿子,明代徐达就显得乖巧多了。

话说当年明朝皇帝朱元璋爱下围棋,但棋力不高,与刘伯温下棋必败,与水平同样很高的徐达对奕却时有胜负;就可见徐达深通所谓的君臣之道了,与说理办事都绝不委曲求全的刘基大不一样。因此很多人认为徐达先英雄后小人,不免有苟且之相。

想当初,朱元璋与徐达在莫愁湖奕棋,说好徐达获胜就把此湖送他。棋后果然是徐达胜了,朱元璋却挂不住面子,怒而不言,再不提赐湖一事。终究是徐达事先乖巧,在棋中做下“万岁”二字,奉承得朱元璋大为欢喜,不但将莫愁湖赐予徐达,又赐一联给他挂在胜旗楼上;便是“烟雨山河六朝梦,英雄儿女一枰棋”。由此可见,徐达比朱元璋棋力何止高出一筹,但他怕得罪皇帝,怕死,惟恐晚节不保,只好委曲求全(其实到底也是没得着好下场,被赐食蒸鹅而死)。而朱元璋得了便宜又卖乖,联做得不错,也有自夸的意思,可说脸皮不是一般之厚。

时间流到今日,与徐达一般之人又何止十万、百万,纵是民间也是处可闻。国家虽然比从前富强了很多,但底层人民的生活仍然十分疾苦,有业者失业而无业,无能者多苦而难申张,官僚权奸盛行,贪污腐败难治,又有几个文人墨客敢于斗胆直抨现世?又有多少民生跃然于纸上,反陈于高处?即便是网络论坛之上,也到处是一片歌功颂德之声,再不便,只谈纯文学,毫不介入国民之事。一个个偏安求全,仿佛身处桃花之源,尽见风花雪月,或歌吟,或诗咏,小资情调泛滥,无病呻吟任在,全失却文者与社会的必然关系,人民与国家的必要参与;对热血青年从小处着眼,无非一句“愤青”,便早早安于自身,自以为清高不俗,每日里只知高谈阔论,与魏晋士流切近矣。

哈尔滨某职业学校有蔡元培字,曰“使无业者有业,使有业者乐业。”何等高大的襟抱?!可想这与之配职业学校再恰当不过了。却仍要讲,以人均年净收入人民币625元为绝对贫困标准,目前中国的贫困人口为2900万人。按人均年净收入865元人民币为贫困标准,贫困人口就增加到9000万。按照国际惯例计算贫困人口的标准,每天生活费在人民币8元以下即为贫困,中国会有多少贫困者?而在中国,即算每月平均收入六百元以下者仍大有人在,这六百元对于现时的各种水涨船高的必要房屋水电取暖杂务费用而言,剩余又有多少?再要刨除城镇三险,可想能为之裹腹的费用便几近于零了。这样来换算,中国又将有多少看似生活在最低贫困线以上,其实仍朝不知夕者?

国内外把今天的中国称为经济大国,甚至已经迈入发达国家的行列,这又有多少水分掺杂其中?富者过富,贫者赤贫,这已是当今中国社会不争的事实。俗话说“漂亮的大街不长草”。哈尔滨多年来每评全国十大卫生城市,名副其实乎?有心者可到哈市各区非主要街道参观浏览一番,观“见可所见之实”否?以文景头道街头尾行之,即闭眼可随拾废纸,此可谓十大卫生城市?即一评比也要弄虚作假,可见每每上报民生之实也当大有水分。又言说最低工资,本地集体企业每每以无生产计划为名给工人放假,即算三险也不能交齐,更勿论最低生活保障。民不敢言,是恐愤一言而失业,进而加入无业之流,炊烟何起,必要时日奔走街头为谋生计。这样企业的行止,亦可言“使有业者无业,使敬业者畏业了”。可想,也无人介意。

国富,今可见也;民富,亦可见部分也;举国上下却不可一片虚浮之声,抓民生还须真正落实到人头,一纸政策很不容易下达,真正落到实处,其实也未必真正落在急需之人的肩头。划归中央的企业可说富得流油,每每增薪涨资;而地方企业则任其生死,以素知量具刃具厂(如今也划归央企了)言,原有国家增补的补贴二百元(其实改为浮动工资),一旦遭遇金融危机立刻拿下,其下属单位不过百元也同时消失。民何以生?自知金融危机举世皆然,然不可偏以富强夸居,贫者仍大有人在。有为者谋一行,有心者谋一文,高谈空论的就请免了罢,实不能换一杯凉茶吃。至不济,也请切莫过于高声,以免浮气日胜矣。

吾为小民,此一言之,可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于一行,仅一言也。只是俗民,原不当清高者蔑视,俗气是必要随身的了。更没有什么高雅的姿态于人前巧言善辩。前夜恍惚见六朝烟雨漂移南北,如是忽然梦醒,下一文已。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