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老大

16-01-26 16:40 

来源:

浏览(388

近些年,无论在影视或生活中,常听人在职场这样介绍上司:这是我的老大!初听之下,不过莞尔,多听了,也就习惯了,但是细想一下,却很凝重。“老大”,江湖气息很盛。这也难怪,人们现在比较适应快餐,因此,如果饭碗不够铁,说不定一失手就“咣当”了。在人际交往间,情感和信用,是坐在板凳上的替补,威胁着单位和组织的主力地位。在网言新语境中,单位、组织这些词,原来的意思已严重流失。新的表达方式,给人的心理暗示,那两位可是同事加兄弟。这关系,其实对客户来说,无关痛痒。但对当事人来说,象是不定期地进行确认。类似软件延长着在电脑上的使用期限。否则,哪有这么多老大?

略作停顿,觉得刚刚想法有问题。现在普遍的独生子女啊,他们都是天然的老大。人口总量多,家庭成员少,就凭这,就知道现在的老大比比皆是。如果读下爱用排行代指人名的唐诗,比如董大,元二、崔九、刘十八,路十九,一对比,就显出现在是老大辈出的年代。这个年代,破了好多框框。那些不太自由却需要殚精竭虑谋划的大众事,基本上都松了绑,可以信马由缰,由人们自由发散。千百年来家庭成员属于百姓的个人事,在惊人的统计数字面前,纳入了控制框架。年轻父母只生一个,好处多多。多年强化执行后,就成了习惯,“铁三角”就此成了家庭的单元结构主流。于是,现在的小孩,哪怕被若干次策划过,比方说在哪一年的哪一个季节出生更好,但只要来到人间,从排行上来说,基本就提前锁定了老大的宝座。换个角度,从情感看,他们算老小,是家庭的老小。毕竟比父母小多嘛。因此可以随时撒撒娇,耍耍赖。

在传统习俗中,排行老大,日子可不那么容易混。作为第一个孩子,父母没抚养经验,相当于习作,比较潦草。随着弟妹的接踵而至,老大便被赋于更早自力更生,甚至帮衬父母的使命,要求隐忍、坚韧而有责任。历来就这样。这可以看下辛弃疾无意记录的普通农家的乡村生活场景:“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一首《清平乐》,清晰地反映了排行决定了在家庭中承担的责任大小。老大自加压力,挥汗入土,老二可以来点技巧,老小玩的时候,还顺手作了点贡献,那就简直成了父母的荣耀。这样看,按顺序排定家庭中的使命就顺理成章了。其实,年龄根本不是问题。哪怕孪生,受让几分钟的那位,只能打肿脸一辈子冲在前面作保护使者。委曲?谁让你大呢!长期的高标准定位,成就了老大们不事张扬,推功揽过的优良品德。宜兴有句俗语,叫“大痴二刁三奸子”。说法有点粗糙,可是没有恶意,“痴”?这是对老大为弟妹无怨无悔付出的心疼和嗔怪。那弟妹们应该如何对老大?借用一个旧词:悌!就是弟妹们对兄长的应有敬重。老大以身作则,弟妹们要做的就是跟着老大有样学样,孝顺父母。这规矩,三五千年,一直这样,习惯了。深入民心的程度,让任何特别的要求和强调成了多余。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老大这个称谓,已不怎么作为父母拉扯弟妹的帮手以及负重前行的兄长,而是指有实力吆喝或指挥众人,享受一片羡慕目光的头面人物。可以带着一拨猫腰、垂手、随时听差的弟兄。也许这样的哥们气氛,有助于建立时髦的团队概念,就被职场频频借用了。或许多少受这个影响,也或许是人口结构确实简单,这个词在家庭场合的使用就大大弱化了。

不知,再过个几十年,现在的老小,是否可以恢复家庭中的另外一个身份,老大?我曾有一丝担心。但是,前不久已将常回家看看纳入了强制的范畴。看起来,已未雨绸缪了,似乎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也许,应该就这样。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