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春风走的慢,且陪黄梅开

16-02-01 14:05 

来源:

浏览(361

文/樱鹃

听说有寒潮,听说炊烟冷,听说新年到,没听见春风的脚步,却听说墙角的黄梅才刚绽放。

长安有雪的日子风是高冷的,蓝天、暖阳、街上的行人都被降了饱和度,总是修不成一幅温馨的照片,直到那日它绑了梅香再来,一切仿佛都在等候那抹黄似地,在这寒冬腊月里热了起来,融了雪,化了冰,成全了岁月静好。

老远的时候就发现那些细碎的小黄花了,因为在这四周的光秃里只有他们在卖弄风姿,不知道是不是刚洗过澡的缘故,总觉得有股像是谁淡淡的体香随风跑的张扬。我不算爱花之人,却也偶尔书一行惜花小字,为这深灰季节里的几分颜色,更为那临风傲雪的性格。

都说懒人是不会舍得把时间浪费给侍弄花草的,所以,家里那两只青瓷瓶里的花都是仿真的,看着倒是和真的一样,只做不出那股浓淡适宜的香味儿,碰巧也是几支腊梅。古有“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香如故。”的梅赞,亦是不乏一些诸如:坚韧、冷傲、孤高、奋勇、不屈等褒奖或是其他什么情绪的形容词跟在梅后,红梅似火的热烈,白梅总是不染凡尘的脱俗之态,他们只差在色彩上,但也都是梅花,属蔷薇科乔木。黄梅,准确地说应该叫腊梅,却属于梅科灌木。相同的是两者都名曰梅,都属芳香类,但腊梅也就是黄梅较梅花花期早两月,所以,黄梅开过不是春,只等红白谢去迎春放。

或许,是寒冷,也可能是萧条,人们总是从秋天一结束就开始盼春,收成好坏都巴望着下一季的瓜甜枣盛。黄梅初放的时节那盼望就有了,也是在红梅落尽就春暖了,所以红黄的意义大都只关乎这个冬天长了几天短了几日。黄梅开的寂静,人们也随它孤单或是自娱自乐,因为它既不是暖的开始,也没开在冷的结束。

也是一个不经意的偶然,才注意到角落里的那株缀满小黄花的“枯木”的,在大红的墙外映衬得格外雅致,一串串,一排排地含雪披霜,美的令人喜不自胜,也是因此查明了它的身世,更是从此一见如故,倾心,画骨。

喜欢黄梅是因为它的沉默低调,没开在早春,也没盛放在冬逝,而是悄悄地装点着深灰的季节。

喜欢找一个天气尚好的午后,靠着阳光坐在公交站的长椅上看会书,因为那里有几棵腊梅,碰巧赶上没人,就只和那些一树一树的花儿作伴,好不惬意。喜静的人慢慢的情感也就温和下来了,就像黄梅一直被很多人误当作红梅的血亲一样,偶尔被定义为生性寡淡也是不会太挂怀的,谁让冷傲与不争都不爱解释呢!

对未来没有太多奢望与期许的人,自然也就不会有太心酸的失望,从而也就不会对四季的长短有什么介怀了,既然春风走的慢,索性就先陪黄梅开,两个随遇而安一起迟早会走到春暖花开。

没错,春风脚程慢,要走过一段严寒才姗姗而来,也要静静等,静静看。慢慢地日光渐长,慢慢地冰河走水,慢慢地姹紫嫣红,还伴着黄梅的花开花落。后来的静水流深里也会映出几缕霜染华发,人们就这样在梅香满城的季节里等着聚散轮回。等该来的,送该走的,便是时光岁月一心一意的安排。

还好春风走的慢,才能在这纷纷扰扰的浮生里淘洗是非,于腊梅初放的馨香里,把旧日的遗憾熏成一朵一朵静默内敛的黄,等风来时浅笑,风去招手挥别,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   就趁着春风走的慢,好好去读一读这清浅时光里的枯荣流转吧!顺便陪着黄梅伸腰打盹儿,纵有千般烦恼万种忧愁,生活总还是存着那么些美好,或许,我们都不曾发现,那一路细细碎碎的花瓣一路飘散的缕缕清香,正是春来水暖的预兆。

既然春风走的慢,不妨陪着黄梅开。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