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山水间

16-02-03 10:16 

来源:

浏览(503

文/随风


   在城市里住久了,难免想逃往山中去,看一眼那曲径幽深处的山水,听听草木生长的声音,偷得浮生半日闲。于是,跑去雪窦山,访三隐潭。
初到雪窦山,有松林迎面而来。林间有小道,颇得曲径通幽之妙处。有山村人从小道下山来,穿了迷彩服,和山林融于一色。我待那人下山后,没有和同伴打招呼,便沿着小道往上爬,未几,看到有花盛开于道路两旁,犹带露水。此时,天地空旷,山林寂静,花自开,我自行,空气清新湿润,杂有草木清芬,自有一番远离世俗的禅意。
待得伙伴聚齐,去寻上隐潭。耳边流水声不绝,却不知其源何在。又行不过数百步,遇见一座桥,桥名龙凤,左边流水在巨石上铺展开来,一眼望去,如凤凰展翅;右边流水垂直而下,水流湍急,恰似飞龙。如此风景,倒也颇与桥名契合。
继续行,偶遇瀑布一挂。水从山石间泻下,很有《红楼梦》中“泻玉”二字的味道。而且,水从山岩渗出,所以山道两侧巨石很是湿润,仿佛出浴。又因为最近几日降温,有冰凌倒悬,日光之下,晶莹剔透,很能吸引过往人的眼。到了上隐潭,潭水清澈澄净,仿佛碧玉,潭底石子,清晰可见。潭水上方有两米左右瀑布,水花飞溅,在日光照耀下,形成了一道彩虹。站在潭边,有水汽扑面而来,凉凉的,润湿发梢眉眼。此山,此景,此潭,此虹,怎能不让人忘却世俗烦扰,心境空灵,沉醉山水间。过了上隐潭,有一段木制山道,再往前走,沿途多怪石,其状甚嶙峋。有泉水从石间流下,哗啦啦溅起雪沫乳花,让人好想舀一瓢回家煮茶。幻想着,在夜寒风重的光阴里,窗子外细细飘着雪花,小火炉内木柴噼里啪啦,手里拿着暖暖的紫砂,两人对坐翻书不说话,此情此景,安静得像幅水墨画。
等走到了中隐潭,潭水澄澈凝碧,清凉凉,寒幽幽。潭边有条瀑布,飞流而下溅起朵朵小水花,声音激越,堪比俞伯牙的琴声。潭水旁边卧着一块大石头,石上刻着梅尧臣的诗句,“山头出飞瀑,落落鸣寒玉”。再走几步有亭忘了叫个啥,亭边对联写得风雅,字迹飘逸却不大认得。亭角有株梅花,孤零零却也开得潇洒。倘若亭中再多一张石桌两张石凳该多好,隐居此山中,吟风弄月听瀑声,一局棋下到日头西下,腹内空响再回家,妻子早已温了酒,煮了茶,闻着饭香哪还管挨了几句骂。不做梅妻鹤子也潇洒。
一路行来,沿途的山道皆是木制,便连扶梯,也用水泥砌成了树枝的形状,还不忘勾画几笔,算作年轮。倘若不用手触摸时,有石质的冰凉,还真是很难分辨出来。继续走不远,在山泉旁边,也有一块大石头,大小正适合一人躺卧,我在心底碎碎想,在阳光正好的夏季,一个人躺在大石头上睡午觉,渴了就掬一捧山泉水喝,饿了就去采几个野果,想来,也是一桩妙事。
在山中,有不知名老树,因为人们的虔诚,有了神性,衍生出许多传说。树枝上,系满了许愿的红布条:张家求父母安康,李家求儿孙满堂,你求官运亨通,我求财源广进,还有那些痴情小儿女,求一段段姻缘。老树静静地站着不说话,古往今来的心愿,它都听着。求诸于神,或许会让那些无神论者耻笑一句“愚昧”,却表达了人们心底,最朴素的愿望,以及情感的寄托。再走不远,就是著名的鸳鸯瀑了。鸳鸯瀑在山上挂,底下水潭是龙女的家。潭边石碑刻着神话:南海小龙女,东海俏青龙,虽然情深意笃,却惹了天妒,坎坷辛苦,历尽磨难终得以相守,最后化作了形影相对的两条瀑布,从此相对不分离。更有南宋楼钥有诗留下,“中有卧龙君勿狎,有时平地起风雷”。鸳鸯瀑前有座鸳鸯桥,据说,若是和喜欢的人牵手从桥上走过,向着龙女虔诚地把愿许下,所有的爱情都会开花。从此以后,不论海角还是天涯,都能不离不弃共华发。五十年后若是再执手回到桥上过,说不定还可以做客龙女家,留一段神仙眷侣的佳话。
过了鸳鸯潭,不远处有一道索桥。我在索桥上小心走,那索桥只是摇啊摇,也不知能否摇到外婆桥,摇回远去的街角。那时的外婆未老我还小,老故事讲了一堆还嫌少;那时的萤火虫到处飘啊飘,一盏盏小灯笼照亮村外道;那时的星星夜深不睡觉,跑到孩子们梦里瞧一瞧。那时候的一切都还很美好,如今却都成了时光深处的记号,只能追忆了。
过了索桥继续走,两边山岩上爬满绿苔藓,也不知积了多少年。山间空气湿润清爽,那些苔藓更添几分草木清芬。慢慢向前走,不知何人路上搭了一段窄窄的花架。竹为骨,黄黄的枫叶缀满路。花架中央坠着小风铃,山风拂过,清脆的声响比佩环相撞还悠扬,有竹筒悬于花架下,不知里面装了什么。有蝴蝶停在竹筒边,我问蝶儿竹筒里装了哪家姑娘的心事,蝴蝶不说话。也或许是在低低说着话儿,只是我非庄周听不懂它。
再往前走,就是著名的千丈岩瀑布了。与这道大瀑布相比,沿途所遇的那些小瀑布,都已经很难再称之为瀑布了。一道瀑布如玉带从天而降,很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感觉。瀑布撞击山石,其声如震,瀑布下是一个小潭,这点倒是和先前所遇相像。只是,前面遇到的那些水潭,都是澄碧如镜,此处却由于水花飞溅,多了几分动态美,如流动的翡翠一般。而空中的水花,更是仿若飞雪,落于寒潭。此处阳光甚好,自然也少不了彩虹了。只见一座虹桥横贯整条瀑布,尽头却是在那寒潭之中。仿佛沿着这座桥,就可以通往水潭之下的龙宫,给人无限遐想。
在千丈岩瀑布旁,有一座桥,蒋介石命名为“仰止桥”,据传是由于蒋先生自桥上观瀑布,很有高山仰止的感觉,所以名之。
过了千丈岩不远处,便是妙高台。只是两者之间有一天堑,我和众友乘了索道,才最终抵达这一蒋介石曾经办公的地点。站在妙高台上,群山飞瀑,尽收眼底,更有蒋先生为了观千丈岩瀑布所建的飞雪亭。妙高台上,飞雪亭、乳泉亭、归云亭、晏坐亭……诸亭汇集,加之亭上对联,各得其妙。
下了妙高台,天色已晚,为了要赶车,虽然还有众多景点没有拜访过,却也不得不下山了。下山也有很多妙处难与君说的景色。那些山水自不用说,单单只是那些葱茏的树木,就让人心情愉悦。下山的石阶数不清多少级,两边是同样望不到顶的古树。我在石阶上一个个跳着走,像没长大的孩子一样自由。偶尔跑到哪棵树的旁边,偷偷找个树洞,说几句话儿。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路尽头。
我在心底细细想,倘若能够长醉山水间,浮名浮利全不管,从此,看山,看水,看草木,看蓝天白云,也看淳朴清澈的自己,该有多幸福。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