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拾梦峣山情

16-02-04 09:06 

来源:

浏览(575

寒冬,冬月里整个胧罩世界萧瑟的凉意,透进了我紧皱得皮肤里,和每一根细微的神经。思须里层层荡起对这个季节冬天里,有一种思恋的怀念和感悟。它的“清冷”,“凄切”,“朦胧”,“深邃”。是我有终的对这个季节性轮回的光荫里,产生一种浓烈的爱意。沉睡的意念,早以在多日向望的忐忑之中,提前准备着收拾了奔向峣山游玩的行囊。这也是我第二次去峣山了,一种拾梦重逢的记忆在心里就像连漪一样被涌动和泛起。
晨曦的淡淡轻烟在氤氲的气息中,朦昽着朝晖。路上的行人和农机的轰隆中打破了整个寂静的村庄。我早早的驱逐着我的摩托车,走出了村庄已经好久了,整个萧索的原野,都被我思维残存的一点狂傲的野性给甩开好远好远。一座座秃秃盘绕的山梁,横卧在目所能及的视野。远处的隐隐若现的山村钭钭的披在山凹里,暗红色的土地绵延申展在沟渠的尽头。条条的水泥路面交错着,像宛延如一条条很灰色的长龙,俯卧在苍穹之下的田野。
远远的峣山早已探出昂首天外的气势,像一个危鄂的巨人站立在中原大地。峣山(俗称庙山)居中,海拔1114.6米,山势雄伟,气势旁泊,有阳山植刺槐,阴山出松柏的说法。
远望一条申向山腰的路面,从山的脚下一直到山怀。峣山脚下片片相连,棵棵相邻的山槐树,植长在半坡之上。我这去的是冬天,冬天这里峣山的风景没有一年之中三月到五月的景好看。如果能等到山花红了,草也绿了,这峣山是别有一番风味的。什么山桃花,荊花,还有只是知道,我所叫不出名字的花儿。如果等到五六月这里更是迷人,棵棵的山槐树挂满了串串雪白的花一串串,一片片。这山槐又叫“五月雪”到时会满山遍野争先开放,你若放眼望去这里只是这山槐的世界花的海洋。
抬起头来已经顺路来到了峣山的半坡之间了,几座新建的庙宇显现在半坡之上,灰瓦红墙遮住了古老的这峣山许多的故事。几拣现代式平房坐落在这几座庙的前方,显得很出眼,苍桑的显现出这里的现有得凄凉。一路我轻轻的走来,都是对这山,这树,都是对思恋这里的一切这大山敬昂,敬昂埋蔵里的那一种对自然崇拜的慰籍。停下车我顺着山路,那刚修挖的暂新的一条土路延申消失在山林的深处。顺山而上,层林幽幽,乱石秃起,远处和进处的松柏是否都占据了这峣山的所有土地。诉说着这里古往今来,“多少红尘话凄凉,多少愁事论苍桑”言语。
转过几道弯弯的山路,迎面,巧与一个打柴的老者,只见他灰色棉衣是否多日未曾洗过,黑色的裤子遮着了一双在这山林里长年行走破烂的布鞋。我便顺口说道,你从这么高的地方拉紫火,不容易啊!来吸一根烟吧?“老者说,不了”!带着成恳的目光向我说,“我不吸烟”。我便寻问道?这又修的新山路不错啊!老者好像敌不住心中的欢喜侃侃给我而谈起来了。“你看这山以后就是风景区了,现在修路一直到山顶,将来吗,成了风景区,人就多了”。我整想说些什么,老者说,“听说什么地方还要修飞机厂呢,到时能看看真飞机了。我这一辈子,还丛来没见过飞机呢”。我笑了笑说好啊!看着老者这辈子包经风霜的脸,和一生勤劳奔泊的满头斑白的头发,能懂的他一生对着大山的喝望,和一生的亏憾,我点起了一根烟别了老者,又踏上了起点向理想的最高山处走去。
寒风轻拂着寂静的山林,几声不知名的鸟儿掠过耳边。杂草在石缝间摇曳的枯瘦枝叶,倒在路边的槐树早被锯了只剩下残存的根系。路也不是原来的路了,山却还是从前的山,只不过改变了这个社会经济的命脉。
几个来回的Z字形钭坡路,大约一个小时爬坡的路程终于迈着沉重的孬丑的姿态来到了山顶!几间紧锁着门的小庙站在晓山之巅。乱石残瓦横放在杂草掩藏的角落,显得一片狼籍。高耸如云的铁塔,和几间小平房的不钭调的衬托下,记忆着这里曾经的变迀。
此时!峣山夕阳以夕钭,看着俯首的起伏的层层山恋。烟波浩空,流云飞卷,林木森森,有一种超越自我的情怀,和灵魂精神的境界。便想起了,唐代诗人杜甫的一首诗来《望岳》最后两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诗句来。俯瞰着脚下那苍茫大地,河洛山水,一排排,一座座,一片片村庄,和农社尽收眼。看着满山我依恋的情怀!和棵棵,密密麻麻的山树。想起了,在这里有多少纯扑的勤劳的儿,和这层林的山树一样,在这里,这峣山之下繁涏生息。   一阵凉风袭来,寒风掠凉了我早以爬山时被汗水凉透的衣裳。可心已经像西边的夕阳,照在身上暖暖的一样。放眼目钭,夕阳西下,浅而淡的余辉,从黄烂烂的云层中洒下来一片金黄,映着整个峣山,也映着我这个对寒冬里对大山的那种敬唯的苍茫!我顺着来时的路归去,望着那林尖摇来荡起的枝叶,那层林深处,我就像这山风一样呼唤着飘过整个林……。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