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素 面

17-06-28 14:19 

来源:

浏览(24403

幼时一日中饭,我嫌陈米饭糙,咽几口就玩去了,遇上一个乌脸老太婆,她正斜睨着我。
  这些个人老刻薄地指责我顽劣。我不是坏孩子!是他们忒小器了!我决心要气气她,脱口骂了一句,撒腿就跑,背后留下一串暴躁的叫嚣,顿时心满意足。
  路过一个高耸的小院,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唤我。我仰头一看,是安雯——乡下老妇的名字自然不会这么文艺,是我据方言直译的。她见我样子,就猜到我又跟人吵架了,问我吃饭没。我喉头一咕噜,按按肚子。安雯笑了,我分明望见她两条细眉倏地一扬:“你上来,我给你下碗面吃。”
  安雯往锅里舀一铜勺水,直接生火,待剥完两个蒜头,锅底也冒泡了。她取下挂在橱壁的红塑料袋,拿出一盘宽扁的面,不经意间掉落了一截近半寸的面渣在灶头,她拈起放回袋子里。转身去拎油壶,按倒壶口,菜油如一条细线连接锅心,刚要抬起,略迟疑,又流了两三秒。又兜完一圈酱油,面条像小蛇一样畅游起来,拍下蒜头后,焖紧锅盖,蒜香瞬即于漏缝中弥漫开来。安雯又去院子的破脸盆里剥了四爿大蒜。揭盖时,汤卤已收了许多,似稀似稠,她将蒜叶剪成蒜花撒下,又加少许盐和味精。
  我急急地夹起一筷子,窸窣吸溜进嘴里,嚼着筋道,真油!这是个褒义词,那年月里,油代表客气。迁居城镇后,我也渐渐忘却了这素面。后来,我才凭记忆将它还原,算得素心可口。
  后来,我回乡祭祖时,偶遇过安雯一次,闲话中说起那碗素面的往事,并带出素面本身的一些事。这边的山岗上住着好些人家,他们去外头办事一定会路过本村,若见他们回得晚了,会借个手电筒;若是在晌午后,我们也会邀他们吃个点心。我们山下人上山时,也常受岗上人家款待。
  热情归热情,可家里委实没什么好吃的,鸡蛋总是舍不得,请吃泡饭又太寒碜,也不能太费功夫。于是,这道素面就产生了,方便且不失体面。当然最早时舍不得放油,就几点油星子,如同酱油拌面。
  其实,我后来在其他村子也见过这素面。若无关素与善,在今日也依然是一道难得的美食,而里头一份情则是呈散发式广播、延绵式传承。(江泽涵)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铭记历史 勿忘国耻  [18-12-14]
  “缅怀先烈”爱国主义教育活  [18-12-14]
  演讲比赛展风采  [18-12-13]
  清除旧线杆 道路换新颜  [18-12-13]
  体验盲人板铃球  [18-12-12]
  深加工 助增收  [18-12-12]
  志愿服务暖人心  [18-12-12]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