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百日光阴诉生平

17-07-11 15:26 

来源:

浏览(11744

南怀瑾大师穷经皓首,国学渊博,谦和而有涵养。我对南师是多闻其盛名,而少谙其生平,他更像是一个神话的存在。王国平先生是南师晚年亲自指定的口述传记作者,二人的年纪相差近一个甲子,却共同留下了一段南缘佳话。本书记录了南师生命最后100天的生活细节,如吃川菜,唱川剧;却也浓缩了他跌宕起伏的一生,包括早年在川从政参学等事。
  南师将对儒、道的研究著述成《论语别裁》《老子他说》,享誉于世,而其对佛学的理解更无人出其右。南师不从政,不惹闲事,潜心学问,而那些天资和机遇原本跟他相当、成就却相距千里的人,往往是因为心不静。朱清时称南师为国学五百年来第一人,南师不是学术专家,也无门无派,并不能机械地说信仰哪一教,他只是对各流派作了一些深入研究,哲史观上可互补长短。
  关于三教功用,南师有个形象的比喻:儒家像粮食店,一打就没饭吃;佛家是百货店,人生必需品,有钱选购一些,没钱观光一番;道家是中药店,若不生病,一生也不必去理会。南师也直指人心境界:“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技在手,能在身,思在脑,从容过生活。”
  纵观南师在国学上的成就,王国平否认“顿悟不需要修炼,靠的是灵感”之说:顿悟一定要“渐修”,修持到家才能顿悟;修持到家而不能顿悟,前面的努力就没有结果。这后半句在一定程度上也体现了学者的务实论。
  南师是精研国学的大家,世人多误以为他对世界文化知之甚少,其实他对西方的政史经哲、文化、科学都如数家珍。世人也总误以为他是一个满口“之乎者也”的迂老夫子,其实他注重学以致用,不为那些图形式的会议讲话。南师也不以盛名而自傲:“你们叫我老师,是你们的立场,是你们尊师重道。我如果自认为是老师,那我就昏了头了。”他虽九十高龄,却非常喜欢关心人,《“人民公社”故事多》讲述了另类“人民公社”,是说在南师那里,凡来访宾客,无论男女老幼,地位高低,就是送货的伙计、收账的先生,均可留下就餐,“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就是生动的写照。
  如此悲悯的耄耋老者早已看淡生死,视死不过是“去其他地方居住”,心心念念的是中国文化的传承,他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从物质角度来说,这是史上最幸福的时代;从精神角度来说,却是最痛苦的时代。他欲以一己之力担起东西文化和古今文化传承的重任,以挽救这信仰缺失的危机。
  南师在2006年开始了他人生最后的使命——创办太湖大学堂,大肆改革课程体制,大陆课程依旧以语数英为主,经典课程则教《千字文》《幼学琼林》《古文观止》等国学,另设读经、中医、科学、珠算和艺术等课。除文课之外,武课也十分丰富,既有寻常的户外体育活动,也有传统的武术课。在学生食宿方面也很讲究卫生、消毒,还自种天然蔬果。南师后来又开办了女子德慧大学堂,主要培养德智才兼备的女性,推崇的书籍有《中国十大皇后传》《冯太后传》《赵太后传》等。
  春风化雨,百草沾恩。南师教化五十余载,已将教育与人生结合起来:衣食住行这些生活都是教育,处处要规矩,把生活处理好了,人生基础就稳定。拿这个影响父母,乃至去别的学校,照样影响别的同学,到社会上造就他人,你就成功了。
  (阿迟邦崖)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