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生活是创作永不枯竭的源泉

17-08-09 12:37 

来源:

浏览(12235

《女人河畔的奇遇》是沈法良先生的第三部小说,早在几个月前,他就把这部小说的初稿给我看了,我觉得不错。
  首先感觉小说的结构很简洁。有点类似《清明上河图》,把小说的人物、故事,沿着“女人河”铺开,从家乡的西氿写起,经团氿往锡溧漕运河再往太湖,一路靠一条小船,顺流而下,把一个个故事连缀起来;又有点像葡萄藤,蜿蜒弯曲,上面挂着一串串的葡萄。写起来很顺手,读起来也顺畅。没有太多的线索、分支,内容很集中。
  小说的人物也很有特色。这部小说人物不多,主要就三个涉世不深的孩子,在寻亲过程中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看上去荒诞不经的事,如到粮行冒领粮食,晚上到工地挖坟、救出四只“白头翁”,新的梁祝爱情故事等等。通过这些故事告诉我们,在那个年代(上世纪60年代),人们在扭曲了的社会环境中生存的不易。而这三个孩子尽管有自私、贪婪、疯狂的地方,但仍不失人性的善良、勇敢和担当,让你对他们的行为在种种不理解之后,最终还是认可、赞许。尽管人物的轮廓还不是特别清晰,但丝毫不影响故事的时代性、生动性、可读性。
  小说的语言幽默、风趣。这是沈法良先生小说的一贯风格,从第一部书《飘逝的烟云》到《清清女人河》,再到如今的《女人河畔的奇遇》,都是用类似于相声语言在讲故事,刻画人物,有时你会笑到肚痛,笑到喷饭。但他又不是单纯为了逗笑你,他是通过人物语言的幽默,故事的风趣在刻画人物,讲述故事。而且,他的度把握得很好,既不让你笑岔气,又要让你忍俊不禁,笑了还想笑,笑到眼泪出。具体内容期待读者去慢慢品味作品。
  沈法良先生不是专业作家出身,学的也不是语言文学,在学校当过老师,做过校长,退休之后才开始创作。你讲他老有所乐也好,讲他“老夫聊发少年狂”也罢,他没有太多的框框,也没有什么顾虑,就是喜欢写,想把以前经历过的、听别人说起的、觉得有点好玩的、值得回味的写出来,所以就有了接二连三的作品问世。如果你问问他为什么这样写,写出来有什么用,他的回答可能是:我是照生活原来的样子去写的,照生活美好的样子去写的,至于文学的认识作用、教化作用什么的真的很少去考虑。其实有时考虑多了反而写不出了,有许多东西先写出来再说,就跟生小孩一样,先生出来再说,有没有出息那是另一回事。
  是的,生活是文学永不枯竭的源泉;文学是社会生活艺术的反映。我曾经讲过“女人河”是一条生命之河,也是一条文学之河;她不仅哺育了我们的生命,还给了我们文学艺术的土壤。我们的任务就是拿起笔来,把生活本来的样子加以艺术化,把生活可能发生的事变成广大读者喜闻乐见的作品,其他的都不必多想。
  衷心祝愿沈法良先生的文学之路越走越顺畅!(徐光明)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