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七夕读李煜

17-08-29 09:46 

来源:

浏览(18646

■黎武静
  七夕,这个古典气息浓厚的日子,情意殷殷,此时此刻,诗与词,恰相宜。总要无缘由地,却又似乎顺理成章地,施施然想起李煜。那个写词的李后主。
  这位生于七月七日的词人,一生多情。两位皇后,“大周后”“小周后”,是周家一对多才多艺的姊妹花。
  大周后娥皇善音律,李煜的父亲曾赐她烧槽琵琶,及至娥皇逝后,李煜为后世留下一首《书琵琶背》:“天香留凤尾,余暖在檀槽。”
  夫妻二人曾将梅树移栽瑶光殿之西,殷勤相待,“失却烟花主,东君自不知。清香更何用,犹发去年枝。”梅花尚在,伊人已逝。暗香浮动,疏影横斜,佳人已渺。
  全是哀痛之事,幼子夭亡,爱妻病逝,“珠碎眼前珍,花凋世外春。未销心里恨,又失掌中身。”
  娥皇临终之时曾言:“婢子多幸,托质君门,窃冒华宠十载矣。女子之荣,莫过于此。所不足者,子殇身殁,无以报德。”将烧槽琵琶与臂上玉环,交于李煜,此一别为永诀。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曾几何时,他只是个闲逸的皇子,心无旁鹜。而后国破家亡,“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万千心绪无处言说,“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人生长恨水长东。”深哀至痛,以文字铭刻,穿越了时空的阻隔,笔墨永恒。
  李煜的词,有似淡实浓的美,比起许多看上去便花团锦簇的明艳词句,足堪玩味,韵味深长。白描的字句,爽利清澈。让人如何不爱?友人笑称,不过是因为看得懂。
  细细想来,也许吧。隔了千载的时光,没有诸多典故需要求索探究,没有曲折繁琐缠绕其中,只是娓娓道来,却这样动人心弦。读一句,便懂一分。读一遍,便醉一时。文字是多么奇妙的东西,将那些瞬间永存,留与后人幽幽怀想。
  偶尔在网上点开李煜诗词朗读,音乐缓缓流淌,那些词句在富含感情的朗读里,格外深遂。一心两用,手上忙着网上诸般事宜,耳边听着这熟悉的词句,一遍遍重温。
  桌上有本淡蓝封面的《李煜诗词全集》,不算太厚的厚度。曾将果味香皂的包装纸夹进去,书在岁月的消磨里,仍染着淡淡的香气,像旧日的时光一缕轻飘的痕迹。
  时光再向前推,这本书曾静静地躺在书店里,和舍友一起去挑书时,一眼便挑中了它,付完钱,如获至宝地拿书走人。
  二十年时光流去,它还在我的书桌上。时间愈长,隽味愈永。
  生于七夕也逝于七夕,李煜的一生诠释了前世今生。袁枚写道:“做个才人真绝代,可怜薄命做君王。”
  是啊,“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企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