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向夏日致敬

17-08-29 09:48 

来源:

浏览(18626

■史久雄
  每到夏天,我就会想起童年时夏日的快乐。
  江南的夏季天气闷热,屋里不通风,没有电扇,更不会有空调。学校放暑假,家里实在待不住,只能偷偷跑出去,到河里降温,到桥下避暑。不用人教,以水为伴,没几天就成为游泳高手了,狗爬泳、蛙泳、仰泳、侧泳、蝶泳、潜泳无所不能。大人怕我们淹死,严禁我们下水,每次回家都要用指甲在我们的背上划一下,用是否出现白痕来检查有没有下过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等游完泳就去打乒乓球,打篮球,打得大汗淋漓再回家。身上出了汗,水锈就被洗掉了,划不出白痕,可以瞒得过大人。一个暑假下来,不仅学会了游泳,还学会打篮球打乒乓球。
  知了、螳螂、天牛、蟋蟀、蜻蜓……这些都是儿时夏天的玩伴。在树丛里,在野草间,捕捉、喂养、放飞、逗趣,可以玩出多少乐趣。
  痛苦会把岁月拉长,快乐却把时光缩短。近两个月的暑假不知不觉过去了,根本感觉不到蒸笼般盛夏的难耐和折磨,反而留下美好的记忆。
  上山下乡的日子,既让我记住了夏日的苦,也让我领悟到了夏日的分量。
  四季中最热烈最壮美的就是长长的夏天。它承续春天的起始,为秋天的收获而苦斗,为冬天的贮藏而拼搏。夏天,热得人喘不过气来的时候,也是农民最为高兴的时候。高温使田里的肥料得到充分发酵,为水稻生长提供了充分的养分。水稻在火辣的阳光下进行着光合作用,拔节、长粗、分蘖、孕穗、结实、增加千粒重。人热得难受,水稻热得舒畅,这是农民从生产实践中总结出的经验。苦原来是生活中的“蜜”,农民一年的主要收获就压在这沉甸甸的“苦”字下面。
  农民没有把酷暑看作是无尽头的折磨,而是任凭天上烈日烤灼,田里水汽熏蒸,沉默而又坚韧地劳作,拔草、耘稻、治虫、施肥、灌水、干田。人生的力量是对手给的,强者之所以成为强者,力量来自于承受力。农民把苦夏的压力吸收到骨髓里、血液中,在匪夷所思的承受中成为真正的强者。
  今年的夏天有点特别。一是热得早,刚进入七月份气温就窜过了35摄氏度;二是持续时间长,一个多月高温不退;三是温度特别高,创下了40.9摄氏度的历史最高纪录。火辣辣的毒日头烤得地上冒青烟,烤得树叶打了卷,烤得知了失了声,让人们尝够了苦夏的滋味。但就在人们埋怨“苦夏”的时候,夏日一定也创造了许多快乐,编织了许多趣事。就在人们承受着“苦夏”折磨的时候,高温一定在孕育着许多收获,滋养着新的希望。事物就是这样在矛和盾、苦和乐、得和失中运动着,发展着,上升着,前进着。
  立秋早过了,处暑已到了,白露也不远了,可是高温还不说一声再见,依仗着副高的强势回归,顽固地盘踞在江南的上空。台风来了,高温不肯退却半步,和雷阵雨倾情相伴。风神雨神一过,太阳君立即粉墨登场。即使到了最后一刻,夏日也要作最后一搏,酷热到极致。它要耗尽自己的一切来显示无边的威力。生命的快乐正是能量能够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不轻易言败,不轻易言退,直到耗尽自己最后一分光和热为止。这是一种无上的精神境界。
  盛夏在用自焚的形式来创造盛而不衰的辉煌。不禁对夏天充满了景仰和崇敬。向夏日致敬!
  

0
 【打印】    【收藏】    【推荐】    【关闭】
视频新闻
 
社会新闻
 
企业新闻
 
     
 
 
进入编辑状态